金泰亨數了數日子,今天正好是鄭號錫會去練武場練武的日子,

 

來看看今天御膳房做了什麼點心,他也好給鄭號錫送去。

 

金泰亨默默祈禱這次的點心不要太好吃,上次就是因為御膳房做的糕實在太好吃啦,

 

他不小心吃的太高興,等他回神過來時,盒子裡竟然只剩下了一個...

 

每次定期比武結束後,鄭號錫都會在自己放東西的地方發現一些點心,

 

點心的樣式從來沒有重複過,而數量也...每次都不一樣,有時後有五六塊,有時候只有一塊。

 

鄭號錫拿起小木盒放在鼻尖嗅了嗅,嗯..這次是芙蓉糕呢。

 

鄭號錫隨手拈起一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哎呦~這芙蓉糕是統領大人的小情人送的嗎?是哪個宮女啊?」

 

一旁的下屬看到鄭號錫手中的糕點紛紛起哄。在軍人乏味的訓練中,

 

一點風吹草動都能讓這些無聊的漢子八卦許久。

 

「滾,你們是欠抽是不是?明天晨跑加罰五圈。」鄭號錫笑罵了一句,

 

讓周圍的的屬下瞬間鳥獸散,但那曖昧的眼神卻不時的往鄭號錫身上瞄去。

 

鄭號錫搖了搖頭,心情頗好的伸了伸懶腰,就往練武場門口走去,

 

況且...送他糕點的可不是什麼宮女,

 

而是一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小傢伙,呵,挺有趣的不是嗎。

 

剛走到門口,鄭號錫腳步微頓,用餘光飄到樹叢旁不小心露出的衣角,

 

而小傢伙似乎也發現了那不小心露出的衣角,連忙把衣服拉回去,發出了悉悉疏疏的聲響,

 

鄭號錫忍住笑,默默的移到牆角,觀察這小傢伙的反應。

 

金泰亨本來躲在樹叢裡準備偷偷跟蹤鄭號錫,不經意的往旁邊的地上一看,

 

媽啊!衣服露出去了啊!金泰亨躡手躡腳小心的把衣服往樹叢裡拉,結果地上落葉太多,

 

就算輕輕拉了,還是發出了聲響,金泰亨連忙緊張的摀住嘴巴,

 

把頭埋在自己的衣服裡,縮成一顆圓形的小球。

 

過了一會兒,確認沒什麼動靜,金泰亨小心翼翼的探出半顆頭,發現要跟蹤的人早已不見,

 

他連忙站起來四處搜索,頭上還有著幾片剛剛因為趴在地上而沾上的落葉。

 

金泰亨委屈的撇了撇嘴,失落的拍拍身上的灰塵,就要轉身離去。

 

「你在找我嗎?小傢伙。」樹上傳來鄭號錫的聲音。

 

金泰亨一抬頭,驚訝的瞪大眼睛「你..你怎麼在樹上?」

 

鄭號錫淺笑,從樹上一躍,翩然落地,最後定在金泰亨的面前,戲謔道

 

「我為什麼不能在樹上?還是...我應該要出現在那?」

 

鄭號錫指了指剛剛他還沒發現金泰亨之前所站的地方。

 

「嘿嘿,被發現了。」金泰亨傻裡傻氣的笑了笑,不好意思的抓了一下亂糟糟的頭髮。

 

鄭號錫正待說什麼,發現小傢伙的腰上系著只有皇子才能配戴的玉佩,

 

仔細看了衣服上的花紋和顏色,也是只有皇子才能穿戴的樣式。

 

小傢伙的身份呼之欲出呢「原來是二皇子殿下啊。」

 

「微臣參...」說著,鄭號錫低下頭顱,準備向金泰亨行禮,

 

沒想到金泰亨一把捧住鄭號錫的頭,不讓他低下去「不用行禮啦。」

 

鄭號錫詫異的抬眸,被陽光照出琥珀色的漂亮眸子,直直映入金泰亨眼底,看的金泰亨又是一呆。

 

許是因為害羞,又或是因為自己大膽的舉動而感到羞恥,

 

金泰亨慌亂的放開還捧著鄭號錫臉頰的雙手,

 

隨後故作鎮定的咳了一聲「你可以叫我泰泰,泰泰是我的小名,

 

你如果有事的話可以到無影宮找我。」

 

他是會有什麼事要去找金泰亨啦,鄭號錫本來想忍住笑的,

 

但是看到金泰亨多變的小表情,還是忍不住笑出聲「不過...為什麼要叫無影宮?」

 

鄭號錫的梨渦像是有魔力一般,好像可以把魂吸進去,

 

金泰亨看著那梨渦覺得有些暈乎乎,他突然想到一句話叫什麼來著,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因為皇兄說我常常跑無影,所以乾脆就叫無影宮了...」

 

鄭號錫看著金泰亨一副酒醉的模樣忍不住大笑,不行了,

 

這二皇子實在太可愛了!實在太有趣了!

 

..................................................................................................

 

霜花篇是甜甜的甜文~大家可以安心地看喔~

 

 

昨天去冰宮溜冰,第一次溜溜到我腳好痛QAQ

 

而且為甚麼每次去小巨蛋就會下雨??

 

是有什麼魔咒嗎??

 

還是只要有人去小巨蛋開演唱會就會下雨阿

 

聽說昨天是田馥甄開演唱會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紛紛兒 的頭像
紛紛兒

紛紛兒的時代

紛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