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碩珍無疑是愛著金南俊的,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五年前?十年前?抑或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

 

金南俊抓住他的手的那刻?金碩珍也不清楚,等到他意識過來時,他早已深深地淪陷其中了。

 

他也知道金南俊愛他,很愛他,但金碩珍明白他們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一個是帝王,一個是臣子,他們就只能是這樣的關係。

 

既然知道不可能,那就把這份情感收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這才是對他們兩個最好的辦法。

 

帝王擁有著什麼,榮譽、財富、權勢...還有女人,沒錯,

 

他們之間最大的阻礙除了他是皇帝以外還有一個可怕的生物,就是女人。

 

身為一個皇帝,金南俊怎麼可能會沒有女人,現在就算沒有,但以後也一定會有的。

 

雖然很俗套,但是說穿了他就是不想跟一堆女人爭寵,不想跟一堆女人分享金南俊,

 

不想默默的等金南俊的臨幸,再一個人默默離開。

 

真是怎麼想怎麼悲戚啊!他都要忍不住為自己掬一把辛酸淚了。

 

何況有一句話叫做『寧做平民妻,不作帝王妾。』

 

.....雖然他是男的,但是男人也要有男人的節操啊!

 

不過...他貌似已經被金南俊搞到沒節操可言了。

 

_

 

朝堂上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一片靜默後,正當金南俊準備宣布退朝時,突然有一個人影站出來。

 

「微臣有事稟告。」站出來的是一名閣老。

 

「現在皇上後宮空虛,微臣認為是時候添幾名妃子為皇上傳宗接代了。」

 

在那名閣老說話時,金南俊猛地往金碩珍站的地方看去,眼神執著,一字一頓的道

 

「納妃的事情不要再提,朕自己會看著辦。」

 

閣老痛心疾首,上前一步跪倒在金南俊面前「皇上您一年一年推遲選秀,

 

現在民間都謠言皇上有斷袖之癖,現在唯有納妃才是破除流言最好的辦法啊!」

 

話一說完,閣老拍了拍手,一群少女們從朝堂外湧入,排成了兩列,站定在金南俊面前。

 

「這些少女們是微臣從各個世家中千挑萬選出來的,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刺繡縫紉不在話下,還請皇上過目。」

 

金南俊冷笑一聲,諷刺的看著閣老「閣老莫不是

 

把這朝堂當成自己家裡的庭院了?朝堂上是隨便讓人進來就進來的地方?

 

看來閣老仗著自己是兩朝元老,就開始倚老賣老了啊。」

 

「還有,不要以為朕不知道閣老從好幾年前就一直想盡辦法要讓自己的孫女進宮,

 

如果朕沒看錯的話,最前面的這位就是閣老的孫女吧。 」

 

剛剛就一直垂首站立在一旁的金碩珍突然走出來站在閣老的旁邊,面無表情的看著金南俊

 

「微臣認為閣老說的很對,皇上也老大不小了,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皇家的子嗣著想。」

 

金南俊不可置信的看著金碩珍面不改色的說出如此絕情的話。

 

眼前不停閃過跟金碩珍一起的種種,因為他的挑逗而害羞的碩珍、因為他的霸道而無奈的碩珍、

 

因為他的無賴而暴怒的碩珍.....有好多好多與他一起的回憶,數都數不清。他們相處的每一秒,

 

他都是是多麼在乎、多麼珍惜,但是看來.....從頭到尾在乎的、珍惜的都只有他一個人。

 

金南俊心很痛,痛到喘不過氣。

 

他深深吸一口氣,隨即自嘲的想,這不是早就預料到的結果嗎,金碩珍可從來沒說過什麼愛他的話,

 

一直以來不都是他對金碩珍死纏爛打嗎。

 

他壓抑著內心幾乎就要衝出的悲傷,勉強的對群臣說了句「此事不要再提,退朝。」

 

金碩珍看著金南俊壓抑離開的背影從眼前消失,眼角滑過一滴晶瑩的淚珠,

 

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住眼淚的潰堤。

 

話是從自己口中說出來的沒錯,為了讓金南俊死心,也為了讓自己死心。

 

但是從胸口傳來的痛為什麼這麼撕心裂肺?

 

金碩珍抬起手,呆愣的撫摸著左胸,他這麼做是對的,對吧?

 

....................................................................................................................

 

南碩真的超久沒更了....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劇情😓

 

然後跟大家預告一下~下一篇就結局了~~終於~~

 

然後今天我朋友殺到台北來找我啦~找男朋友😭😭

 

找我只是順便...

 

平安夜要看著他們放閃,單身狗表示呵呵....

 

反正今天我要去當一個超大顆的電燈泡

 

祝大家聖誕節快樂~~

 

上次防彈說聖誕節會開直播~

 

希望他們還記得這件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紛紛兒 的頭像
紛紛兒

紛紛兒的時代

紛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