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智旻覺得吧,這世間的人都對御前侍衛有很大的誤解,遙想當年...

 

他也是因為這些誤解與憧憬才會被金南俊騙進來。

 

御前侍衛這個頭銜真的是怎麼聽怎麼威風啊,成天都在皇上眼前晃來晃去,

 

走路自帶氣場。那可是宮女、太監、御廚、臣子......反正就是所有人都爭相巴結的對象!

 

金錢、權勢、美女都在眼前哪~大好前程就在不遠處….以上都是這世間的人

 

對於御前侍衛的幻想與誤解,回歸到現實層面,

 

御前侍衛就是會武功的全能雜工外加專門處理爛攤子的高級奴隸。

 

不相信?舉個例子吧,右丞相惹皇上生氣了,御前侍衛來想辦法,因為御前侍衛離皇上最近嘛~

 

皇上惹左丞相生氣了,御前侍衛上,因為皇上說他必須維護身為皇上的尊嚴。

 

皇上惹右丞相生氣了,御前...這倒不用,皇上會自己哄嘿嘿。

 

(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請去南碩第一篇看人物設定XD)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各種掃到颱風尾,各種跑腿小弟,各種工具人就對了。

 

但是他寧願哄右丞相也不想面對左丞相啊啊啊

 

人家可是號稱冷血無情的鐵血左丞相嚶嚶

 

左丞相好可怕誰來救救他?

 

閔玧其注意這個御前侍衛已經挺久的了,這個笨笨的御前侍衛總是一臉呆萌樣的對著所有人笑,

 

和每個人都相處的很好,...唯獨看到他時,那瞇瞇的笑眼瞬間就收了起來,唯獨跟他說話時,

 

獨特的奶音瞬間低了八度....可以告訴他為什麼跟他說話時音調要低八度?

 

低八度也就算了,但是用低八度的語調結巴?孩子你有事嗎?

 

很好很好,你已經成功的吸引到我了,這個叫做朴智旻的小笨蛋。

_

 

一個暖冬的午後,暖洋洋的太陽照在正在值班的朴智旻身上,格外的想睡。

 

朴智旻微微眯著眼,像是在打盹兒的小貓,不時還打了個哈欠,

 

在這寧靜的下午,任誰也不忍打破這唯美的畫面。

 

除了某爺...

 

「朴智旻。」

 

本來被陽光曬得昏昏欲睡的朴智旻,被這聲疏淡的語氣驚醒,這個聲音...

 

他僵硬的一轉頭,...果然沒聽錯,是號稱冷血無情鐵血左丞相—閔玧其啊!

 

閔玧其偶然經過御書房,看見朴智旻眼睛閉閉,正懶散著靠著一旁的柱子。

 

自己忙得要死要活,這廝竟然靠在柱子旁打瞌睡?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閔玧其雙手環胸,氣定神閒的看了毫無防備的朴智旻片刻,又看了看周遭,

 

確定沒人能讓他求救後,便抬腳走到朴智旻面前。

 

「朴智旻,小日子過得挺舒適的嘛,竟然敢在值班的時候打瞌睡?」

 

驚醒後的朴智旻看到閔玧其後,又呈現了結巴模式「左...左...左...。」真是太棒了,

 

結巴到連一句話都講不出來,此刻的朴智旻實在覺得丟臉丟到天邊去了。

 

「你可知道御前侍衛怠忽職守是死罪?」

 

閔玧其嘴角勾起一抹頑劣的微笑,右手伸出去捏住朴智旻那軟嫩的下巴。

 

「呃...呃?!不是罰兩個月的俸祿嗎?什麼時後改成死罪?!」

 

朴智旻哭喪著臉,試圖做最後的掙扎。

 

啊啊啊,果然遇到閔玧其就沒好事,怎麼辦,看來他就要被冷血無情鐵血左丞相殺掉了嗚嗚嗚。

 

果然,閔玧其嘲諷似的嗤笑一聲,整個人往前一大步,把朴智旻逼到牆角。

 

雖然沒什麼身高差,但是那氣勢卻是讓閔玧其硬生生拔高了不少

 

「大黑皇朝的法律可是我修的,我想改什麼就改什麼嘍。」

 

「當然,念在你是初犯,我可以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閔玧其語氣一轉,原本陰森的語調突然變成了萬事好商量的語調。

 

依照朴智旻對閔玧其的了解,他的作風一向是沒有最狠只有更狠。

 

那個什麼機會的朴智旻一點都不想知道啊啊。

 

「這個機會呢,就是當我的貼身侍衛一個月~皇上那裡不用擔心,我會去搞定的。」

 

閔 玧 其 的 貼 身 侍 衛 ? !

 

朴智旻撲通一聲的跌在地上,果然沒有最狠只有更狠,本來可以一死了之的竟然要他生不如死...

 

可以判他死罪嗎?朴智旻在心中無聲的吶喊。

 

.............................................................................................................................................

 

話說其實我今天才開了糖雞新坑...

 

是鎖碼呦~~是虐呦~但我的重點是鎖碼嘿嘿嘿

 

但是要等到這個糖雞篇完結才會發(天啊這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發?!

 

怕大家會搞混XD

 

為了發新文我會盡快把這篇完結的(應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紛紛兒 的頭像
紛紛兒

紛紛兒的時代

紛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