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失速的心跳慢慢回到正常,閔玧其才慢條斯理的把衣服穿上,剛跨出門檻要去找朴智旻時,

 

就看到朴智旻整個人縮在門邊小角落,把頭埋在兩膝之中,嘴裡還小聲碎碎念著

 

「我剛剛對閔大人大吼了嗎好像還尖叫了天啊我在幹嘛啊我怎麼這麼白癡啊要不要逃走啊

 

但是要往哪逃啊什麼東西啊我在想什麼啊看來我還是要被砍頭了嗚嗚

 

爹娘孩兒不孝無法繼續侍奉你們了孩兒先走一步希望來生還能在做你們的孩子嗚嗚嗚

 

但是人家不想死啊啊啊.......」

 

聽到這一大串的自言自語,閔玧其差點沒笑噴,

 

同時也想了想自己有對朴智旻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嗎?

 

應該沒有吧,但是為什麼朴智旻每次看到他都一副怕得要死的樣子?

 

閔玧其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你天生自帶殺氣嗎,你一個眼神掃過去,

 

就有無數個人死在你的眼刀底下啊,雖然死幾個人你也是沒在關心。

 

「咳咳...我有說要殺你嗎?」閔玧其慢慢蹲下去,盡量輕柔(?的把埋在雙膝間的頭顱給抬了起來。

 

「哇啊啊啊啊!」看到近在咫尺的冷漠臉,朴智旻差點沒嚇死,

 

猛的一個大後退,頭直接撞到後面的牆壁,

 

「碰!!」的一個聲響,閔玧其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後腦,光想都覺得好痛。

 

唉,閔玧其無奈的搖了搖頭,每次看到他反應都是這麼的大。也罷,有反應總比沒反應好。

 

「上來吧。」閔玧其把自己的背面向朴智旻,示意他自己爬上去。

 

「要..要幹嘛?」朴智旻咽了咽口水,應該不是他想的那樣吧...閔玧其要揹他?!

 

「看不出來嗎?當然是揹你啊!快點!!」閔玧其不耐煩的嘖了一聲,

 

真是的,朴智旻哪裡都好,

 

就是太會磨來磨去,叫他幹嘛都要磨機個半天,對於一向速戰速決,

 

雷厲風行的閔玧其來說,實在是不太舒服的一件事。

 

「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走。」為了展示他健全的四肢,朴智旻快速的從地板上站起,

 

但只過了0.1秒,從後腦散發出的疼痛和一陣陣的暈眩感使得朴智旻無法控制的往後一栽。

 

閔玧其也懶得說什麼了,在朴智旻的後腦又再度吻上牆壁之前,直接把朴智旻攔腰抱起來,

 

抬腳回到自己的臥室,讓朴智旻躺在自己的床上。嗯~朴智旻躺在自己的床上真是毫無違和感啊,

 

如果沒穿衣服的話...喂喂喂..反正這只是遲早的事。想到這裡閔玧其竊笑了一下,隨即恢復冷漠臉

 

「你就在這裡躺一下,我會吩咐總管去找御醫來的。」

 

「御醫?!不用這麼誇張吧...」果然有權就是任性啊,御醫都是想叫就叫,沒在怕的,

 

朴智旻小老百姓默默感嘆了一下。

 

「我可不想之後身邊跟了個笨蛋。」

 

傲嬌閔玧其當然是不會說什麼擔心你這種肉麻的話,光說不做不是真男人哼哼。

 

說完這句話,房間瞬間陷入詭異的沉默,閔玧其就這樣沉默不語的望著朴智旻,

 

而朴智旻則是尷尬的拿眼睛亂瞟,

 

這時候眼睛睜開也不是,眼睛閉上也不是,真是一個尷尬的處境。

 

終於受不了了的朴智旻(其實只有朴智旻自己覺得尷尬,在內心演練了數百次之後,

 

終於鼓起勇氣開了口,可惜開口的那一瞬間,氣勢就弱掉了。

 

「呃...我是不是不應該躺在丞相大人的床上,請問有沒有多的....」

 

閔玧其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朴智旻,瞥了一眼旁邊的地板「你不想躺在床上?那要躺地板嗎?」

 

「....」早知道什麼都不要說,還繼續尷尬下去不是很好嗎。

 

又過了一陣子,覺得再不說話的話會死掉的朴智旻決定越挫越勇,再接再厲,

 

於是又再一次找了話題「不是要去早朝嗎?現在去應該已經開始了吧。」

 

「既然已經開始了,那就不用去啦。」此刻的閔玧其很是悠閒的享受著總管送來的茶,

 

然後...依舊盯著朴智旻看,像是盯著獵物一樣。

 

「....」這是什麼邏輯?這樣也行?

果然能爬到左丞相這個地位的金頭腦就不是他這個小小的侍衛能夠相比的啊。

 

...........................................................................................................

好喔,不知道為甚麼我覺得這篇好尷尬啊

就跟朴智旻一樣尷尬...

好久沒發文害我不知道要說甚麼啦

好啦我知道我就跟廢物沒兩樣~

不要爆轟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紛紛兒 的頭像
紛紛兒

紛紛兒的時代

紛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