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生日快樂!!」

演唱會結束回到宿舍後,大家忽然一窩蜂的鑽回自己房間拿出自己準備的禮物和一個大蛋糕遞給鄭號錫。

「謝謝你們...不過玧其哥去哪裡了?」

開心的收下禮物後,鄭號錫東張西望,發現他的愛人怎麼不見了?

「號錫哥你回房間就知道了喔~」朴智旻一臉曖昧不明的看向鄭號錫還不忘伸手打一下又在偷吃草莓的金泰亨。

「哎呀!反正號錫哥等下一定不會出來吃蛋糕,還不是我們要吃掉...」

金泰亨一臉委屈的摸了摸被打的右手後又塞了一顆草莓到嘴裡。

「反正哥趕快回房間就對了。」

田柾國向鄭號錫催促了一句也拿著湯匙加入瓜分蛋糕的行列。

「到底在搞什麼玩意?」雖然困惑,但鄭號錫還是抬腳向自己的房門走去。

剛踏進房間,鄭號錫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頸後被一個冰涼的物體頂住,那個觸感不像是刀....是槍?!

「不要動。」一道醉人的酒嗓從鄭號錫背後傳出。

什麼嘛~原來是閔玧其...鄭號錫摸了摸自己脆弱的小心臟,差點以為是什麼黑道還是劫匪闖進來。

「玧其哥你幹嘛...」

鄭號錫轉身過去看向閔玧其...瞬間傻眼。喔摸這是誰來著?閔玧智?

只見閔玧其身穿上次扮女裝的制服,不同的是這次手上拿著的是兩把槍啊,名副其實得雙槍。

完完整整的一不良少女。

「這槍是跟製作組借的嗎?」

「不是,是我自己去買的玩具水槍。」

閔玧其說完還很白目的把水射向只穿一件白襯衫的鄭號錫。

原本就輕透的襯衫被水噴濺到後瞬間被黏在肌膚上,半透明的襯衫和那若隱若現的胸膛另閔玧其偷偷咽了口口水。

閔玧其顯然忘了在只有兩個人獨處時,他這個身為哥哥的威嚴會默默被壓的不知所蹤。

「哥...我好冷啊...」微濕的金黃色髮梢滴落一顆圓滾滾的水珠,此刻的鄭號錫眼眸中散發著令人心悸的暗芒。

「等等...冷就冷幹嘛解我的扣子?」鄭號錫把閔玧其逼到牆角後,就開始緩慢的一顆一顆的解著閔玧其制服上的扣子,

讓閔玧其產生了一種被鄭號錫當成禮物的錯覺。

事實上,閔玧其就是被當成了禮物沒錯。

「隔著衣服感覺不到哥的溫暖啊。」

脫完礙事的制服,鄭號錫吻住閔玧其白皙敏感的肩頸,屬於閔玧其那清新冷冽的味道撲鼻而來。

鄭號錫沉迷的深吸一口「哥的味道真好聞~」

「鄭號錫你屬狗嗎!!」

看著鄭號錫趴在自己身上嗅來嗅去,閔玧其受不了的推了推鄭號錫的手臂,示意鄭號錫不要再聞了。

但是以鄭號錫的角度看來,就是一個欲迎還拒的動作啊!呵呵,這個小傲嬌~

「以生肖上來說我確實屬狗沒錯。」

鄭號錫一把抱起閔玧其,另一隻手毫無障礙的探進裙底撫摸著翹臀,惹的閔玧其一陣嬌羞。

「裙子真的是個好東西呢~」鄭號錫感嘆。

「呀!鄭號錫快放我下來!...啊!你不準摸裡!」說是這麼說,但閔玧其其實早就癱軟在鄭號錫的手裡,沒有反抗的力氣了。

「嗯?我抱著我的禮物有什麼不對嗎?」吻了吻蜷縮在他懷中的小貓兒,鄭號錫又問「這次想在哪做?牆上?沙發上?地上?桌上?還是浴缸裡?」

「....床上。」

「好吧...」

門內隱隱約約聽得出鄭號錫有些可惜的嘆息。

 

門外

「想不到號錫哥的口味滿刺激的,浴缸裡~」

朴智旻一臉興奮的對著兩個一起來聽牆角的忙內道。

「浴缸裡好像不錯...是吧泰亨哥?

」田柾國卻不理朴智旻,問著從剛剛就一直吃蛋糕所以不在狀況內的金泰亨。

「浴缸不錯啊...蛤?」後知後覺的金泰亨終於發現田柾國到底在為什麼了,但也來不及了。

田柾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金泰亨扛起來往浴室奔去。

「等等!果果啊!我還沒洗澡啊!」

走廊上,只剩下朴智旻悲戚的吶喊聲。

 

…………………………………………………..

 

今天是我們厚比生日啊啊~~

 

也是韓國第一場演唱會QQ真的好想去演唱會的說啊啊啊

 

是說昨天剛好專輯到了~

 

今天回台北要力馬衝去拿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紛紛兒 的頭像
紛紛兒

紛紛兒的時代

紛紛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